10大IT失敗預言

每隔一陣子,媒體就要炒作某些商業大師、趨勢大師、管理大師或者股市大師。

例如大前研一的愚蠢「M型社會」論,到現在還被媒體奉為圭臬。
這個不堪一擊的說法只要查一查人民收入的統計數字即可了解,偏偏還是有一堆人信以為真。

還有一個號稱首席分析師的谷月涵,錯誤預測機率遠高於正確的,丟銅板都比他強。事實上也怪不了他,檯面上的股市分析師註定要睜眼說瞎話,從經濟邏輯來看沒一個說話不是放屁,通通站不住腳。

難怪效率市場理論總是這麼吃香,畢竟與其寄望一堆連猴子射飛標都打不倒的「投資精英」,倒不如當白痴直接壓寶市場本身。

t3.com這網站刊出他們認為10個IT界愚蠢的預言。雖然事後諸葛,但卻是必要!好讓我們看清這些曾經被奉為大師或具備卓越眼光的商業天才們,講過哪些現在看來可能讓他們自己臉紅不已的金玉良言:

1. The iPod will never take off – Sir Alan Sugar in 2005
iPod永遠成不了氣候 — Alan Sugar爵士。2005

2. No need for a computer in the home – Ken Olsen, founder of Digital Equipment Corp in 1977
家裡面並不需要電腦! — Ken Olsen,迪吉多電腦創辦人。1977

3. “Nuclear-powered vacuum cleaners will probably be a reality within ten years" – Alex Lewyt, president of the Lewyt Corp vacuum company
10年內,核子動能吸塵器將會成真!– Alex Lewyt,Lewyt吸塵器公司總裁

4. TV won’t last because people would, “soon get tired of staring at a plywood box every night" – Darryl Zanuck in 1946
電視不會持續風彌下去,因為人們很快就會對每晚盯著木盒子看感到厭煩! — Darryl Zanuck,福斯總裁。1946

5. In 1933, after the first flight of the Boeing 247, a plane that could hold ten people, a proud Boeing engineer reportedly said, “There will never be a bigger plane built."
「再也不可能造出更大的飛機了!」1933年可搭載10名人員的波音247第一次飛行後,一位自豪的波音工程師如此說道。

6. “We stand on the threshold of rocket mail" – US postmaster general Arthur Summerfield in 1959
我們正站在進入火箭郵遞服務的當頭! — Arthur Summerfield,美國郵政總長。1959

7. Nobody would ever need more than 640KB of memory on their personal computer– Bill Gates in 1981, allegedly.
沒有人會需要超過640KB記憶體的電腦! — Bill Gates,微軟創辦人。1981

8. “The Americans have need of the telephone, but we do not. We have plenty of messenger boys" – Sir William Preece, chief engineer at the Post Office in 1878
美國佬才需要電話,我們不需要,因為我們有一堆郵差! — William Preece爵士,英國郵政總局總工程師。1878

9. Two years from now, spam will be solved – Bill Gates, 2004.
兩年內,垃圾郵件將不復見! — Bill Gates,微軟創辦人。2004

10. “X-rays will prove to be a hoax" – Lord Kelvin, President of the Royal Society, in 1883.
X光早晚會被證明只是個屁! — Lord Kelvin,英國皇家協會主席。1883

廣告

治安不好的地方就一定對安全產業有利?

這次去俄羅斯我發現,俄羅斯的治安似乎相較於我去過的其他歐美國家來得糟糕許多。從地下道無事事的青少年和老乞丐可略窺一二。

而治安不佳通常也意味著「財產權制度維護難度較高」:表面上看起來就是竊盜事故頻仍。

不少人可能馬上就直覺推斷:「治安不好的環境必定有利於安全產業發展!」

在此顯然會犯了邏輯上的錯誤。

深入解釋一下:

一個竊盜事故頻繁的社會,假如司法體制健全有效率,則多數財產權犯罪會快速進入法律程序並受到制裁。
那麼在這樣的社會裡雖然一時我們會看到犯罪率偏高,但在司法有效率的情形下,未來犯罪率可預期會往遞減的趨勢發展。因為犯罪成本昂貴。

舉例來說,像是世界盃足球賽時,曾經主辦的法國、德國、日本,都不免遇上比較混亂的場面與社會狀況(例如在街頭橫行的足球流氓);但這些法治先進的社會很快就能恢復往昔。

反過來,如果一個社會的司法體系不健全、無效率,則一點點犯罪事故就可以癱瘓司法系統的效率;結果犯罪不能即時受到制止。那麼財產犯罪的成本將隨著犯罪量越高而遞減,自然犯罪率將遞增!

我過去曾提過印度司法案件的例子:
某甲發現鄰居侵佔他家院子的土地越界蓋屋,跑去法院告訴,要求拆屋還地(我國民法第767條)。

這麼簡單的案子直到原被告都過世了,連承審官都過世了;幾十年過去才要第一次開庭!

要是你,你佔不佔別人的地?當然要!反正要還地,也是幾十年後的事。
除非對方有其他後台,不然怕什麼?

這道理不過是簡單的「相對成本分析」概念而已 — 一個不能即時發揮效果的司法體制,會讓犯罪者相對成本降低。反過來,也會讓有財產者守護自身財產的邊際利益提高。 在上述例子,加入黑社會或支付保護費也就顯得「物美價廉」了!

這裡我們就得反思:光看到一時治安不佳這現象,其實也只看到這個社會一時的「靜態切片」。這樣的靜態切片,其實提供的資訊不足以讓我們做出多正確的判斷。

一如本文提到的俄羅斯街頭,邏輯上不可能直接推導出:對安全器材市場有「錢景」的結論。

不過像大前研一之流,卻喜歡炫燿或鼓吹這種小聰明,還出了不少書。留待各位自己研判。

繼續閱讀「治安不好的地方就一定對安全產業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