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法專利的共同侵權(joint infringement of method patents)-1

這種侵權行為指的是:方法專利有數個步驟(steps),而兩個以上的機構或個人分別在未取得授權的前提下實施了其中一個或幾個步驟(但非全部)。這些人加起來等於實施了整個專利,但拆開只是各自實施一部份。

美國專利法 35 U.S.C. 271 (b):

Whoever actively induces infringement of a patent shall be liable as an infringer.

35 U.S.C. 271 (c):

Whoever offers to sell or sells within the United States or imports into the United States a component of a patented machine, manufacture, combination, or composition, or a material or apparatus for use in practicing a patented process, constituting a material part of the invention, knowing the same to be especially made or especially adapted for use in an infringement of such patent, and not a staple article or commodity of commerce suitable for substantial noninfringing use, shall be liable as a contributory infringer.

關於joint infringement這主題,最重要的變革在於2007年Fed. Cir.的判決:「BMC Resources, inc. v. Paymentech, L.P.

此案事實是: BMC擁有一方法專利,請求權利項包含一技術,可以讓Debit/Credict Card不經過PIN驗證,直接在ATM網路上刷卡成功,讓買賣雙方可以快速交易。而這個方法專利同時會牽涉到四種人:商店、商店的信用卡金流代理人、ATM網路商以及金融機構。

被告Paymentech是金流代理人商,也使用PIN-less技術。BMC控告Paymentech侵害了前述專利。

在此案之前,美國法院對於joint infringement採取的認定標準是「participation and combined action」,也就是這一群人只要有共同實施部分專利,整個加起來就是侵權,不管這一群人之間有無認知侵權這件事情。

等於很字面地去解釋36 USC 271 (b)、(c)二項。
繼續閱讀「方法專利的共同侵權(joint infringement of method patents)-1」

最近的寫作計畫

我的長期讀者應該發現,最近一年來我post文章的頻率忽高忽低,這其實反應著我的自由時間忽多忽少。

但其實我一直有一些寫作計畫,打算針對一些比較大又複雜的題目下手。但礙於時間,我遲遲沒有開始。現在想想,與其拖到有時間再寫,不如且戰且走,至少留下一點成績,而不是徒留空中樓閣。

目前我會先寫的,是我本身的專業:智慧財產權法與反托拉斯法競合。

目前暫訂的大綱是:

1. Patent misuse
a. on Patent laws
b. on Antitrust laws

2.monopoly issues on patents:
a. extending the existing monopoly power through patents
b. Price fixing
c. Tying arrangement issues on patent
d. Patent cross-licensing, patent pool, and patent alliance
e. Unilateral refusals to license
f. Package Licensing

基本上每個小題可能都會寫3~5篇文章來說明,一方面是分享知識,畢竟這在台灣是比較冷門的領域;另一方面則是自己的心得筆記,來自於讀書或工作上所得。

誠如前面所說,因為時間的不定,所以發文也不會很固定。內容架構可能都會再改,上述只是暫訂的,供參考而已。
內容會比較嚴肅枯燥,同時涵蓋法律、法學以及經濟學分析。

總之,本站可能往越來越無聊方向前進,各位有心理準備就好。

我在看的書

不少人寫信問我可否推薦經濟學或其他學科的書籍,我其實沒有什麼好推薦的。

不過我想分享分享我自己最近在閱讀的書單,應該是比較妥適的。畢竟"someone’s meat; other’s poison."
我覺得好的書,大家不一定也有同樣看法,反之亦然。

http://astore.amazon.com/yuyusa-20

Amazon有個不錯的功能,可以方便地建立自己的書店。先聲明透過這個網址買書,我會拿到一筆微薄的廣告費。各位可以參考就好,不一定要透過Amazon購買。

希望對大家有幫助。

公告-Jun. 21, 2010

To 阿ㄈ:

以前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說:「不要跟佞人浪費時間。」

我不聽蔡校長勸,最後一次回答你一系列無聊且荒謬的問題。

1.台灣經濟學教科書,甚至美國的教科書喜歡說的Coase Theorem ,其實早已經脫離Coase原意甚遠。
R. Coase通篇文章,半點數學都沒用到,但是綠綠一談到寇斯定律開口就是「反駁社會福利最適點可以”直接求解”」,顯然是受教科書荼毒了。
我直接貼上Coase在他的論文集裡面的一篇文章「The Market, The Firm, and The Law」的段落:
「… But its influence on economic analysis has been less beneficial than I had hoped. The discussion has largely been devoted to sections III and IV of the article and even here has concentrated on the so-called “Coase Theorem,” neglecting other aspects of the analysis. … My aim in so doing was not to describe what life would be like in such a world but to provide a simple setting in which to develop the analysis and, what was even more important, to make clear the fundamental role which transaction costs do, and should, play in the fashioning of the institutions which make up the economic system.」
顯然Coase認為多數經濟學家誤解了他的理論。

而Coase曾公開表示,少數完全懂他的理論的經濟學家張五常,怎麼說Coase Theorem?
在他的書籍裡面說道:「高斯定律(張五常譯為高斯)有三個版本…一者為:權利界定是市場交易的一個必須前奏….第二版本是說,有了明確的權利界定,在市場交易下資產的使用會導致最高的資產價值…..第三個版本就是不變定律,邊際上損害與增值相同….」

我對Coase的解讀,著重在張五常所謂的第二版本,也是Coase在論文集裡面解釋詳盡的一個概念。最高資產價值換個角度,放進所有侷限條件,也等於Pareto至善點。這在張五常論文集裡面也說明得相當清楚。

一看你的回應就知道是法律外行、經濟外行。

我不厭其煩、浪費時間回覆,只是希望其他長期讀者,甚至慷慨捐錢的讀者,能夠得到點知識,而不是這類無聊的口水。

2.
1990年11月WWW被提出,但是早在1980年代,WWW發明人Tim Berners-Lee已經在CERN網路上實作hypertext概念甚至後來的hyperlink。
當年開發這些技術,一定同時得有瀏覽文件機制;因為這個機制就是為了方便文件瀏覽。而最早在Unix系統上實作,我認為很可能只需要get與cat指令就能達成簡單瀏覽功能。
換言之,這兩個指令的搭配,廣義來說可算是最初階的瀏覽程式。

這些都是在1990年11月之前就已經完成的。

你自己引的Wikipedia資料怎麼說?
「WWW and commonly known as the Web, is a system of interlinked hypertext documents accessed via the Internet. With a web browser, one can view web pages that may contain text, images, videos, and other multimedia and navigate between them by using hyperlinks.Using concepts from earlier hypertext systems, British engineer and computer scientist Sir Tim Berners-Lee, now the Director of the World Wide Web Consortium, wrote a proposal in March 1989 for what would eventually become the World Wide Web.」

1989年Tim認為既有的hyperlink應用會催生WWW,顯然當時帶有hyperlink文件的瀏覽已經存在。
別跟我說這些瀏覽動作完全不需要任何程式運行。get或cat都是簡單的unix程式。

而多數技術剛開展,根本就沒人會了解這會是個獨立的技術甚至是產品。我想念工程的多少都了解這種感覺。

所以為了方便瀏覽,不用打上一堆指令,世界上第一個Web瀏覽器叫「 WorldWideWeb」,由WWW發明人Tim整合既有的瀏覽技術、應用而成。這也是Wikipedia上面的定義:「The history of the Web browser dates back in to the late 1980s, when a variety of technologies laid the foundation for the first Web browser, WorldWideWeb, by Tim Berners-Lee in 1991. That browser brought together a variety of existing and new software and hardware technologies.」

世界上第一個瀏覽器根本就不是你鬼扯的1992年的lynx。(話說你用過lynx嗎?我可是用過一兩年,熟得很!)

如果你英文看不懂,請自己找人幫你翻譯。
地球的英文是這個樣子的!瞭吧!

最後,像蔡元培說的,我受夠你那麼多沒水準、沒程度的留言。
往後任何你的留言都直接當垃圾留言處理,謝謝。

Apple's demonstrations on HTML5.

Apple just releases some examples and codes for the web surfers’ and developers’ information. According to these samples, we can easily understand that why Steve Jobs insists on that Flash is an old-fashioned tech.

The first sample containing a video and some effects doesn’t only work well on normal Mac machines, but also perfectly on my iPad. So do other samples, like the VR one. It works fast, smoothly, and quite amazingly.

I’m not sure which tech will survive in the future, but I’m confident in that Steve’s announcement is relatively fully backed up.

People can view mentioned samples via under URL:
Apple HTML5

公告

某網友的留言:

跟你意見相左的人都是蠢蛋,在我看來你也沒好到哪。
寫了一堆只是把你自己歸類到你所講的「不尊重他人的選擇自由」。

我的回應:
這種留言很多。本來我想說少數看不懂文章的蠢蛋,懶得理了,不過還是點一下蠢在哪好了。
我指出一些相反意見在邏輯上、經濟學上或法學上的不合理之處,但我並沒有進而主張「這些蠢蛋連說話的權利都不該有」!
如果我這樣主張了,那就是我不尊重人家的自由權。
有人可以選擇不念書、不思考,成天淨講蠢話或是主張白痴左派理念;但我也可以選擇念書、思考、用經濟學和法學思維來批判這些蠢貨色。
這兩種自由的前提是言論自由;而能箝制、限縮言論自由的對象來自於有公權力的政府,非私人。所以有人留了沒意義的蠢留言,被我刪掉還跟我抗議,只證明自己真的一點基本法律自由權觀念都沒有,只是更讓我懶得理。早說過,法律上言論自由是對抗政府,不是對抗私人。
在美國牛肉事件上也是一樣的。
想吃跟不想吃的都是屬於個人的自由,但這種自由的前提是「有得選擇」。
如果只因為部分人不願意承擔風險,就動用政府的公權力限制其他人,使其連選擇吃的自由都沒有,則前面的個人選吃牛肉與否的自由根本就沒有存在的空間。
三篇文章在談的選擇自由,是這個層次的東西。
有人要蠢到把兩種自由混為一談,這我管不著。我要對這種蠢蛋開罵,也輪不到其他貨色來做「自曝其短」的同情與辯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