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經濟學的雜談

我與某位朋友在臉書上關於經濟學一些問題的雜談,以下是我答覆的部份。

…中國2008年大力推行新勞動合同法之前,勞工保障與管理是落在地區縣政府手上,而也是1979~2008這段時間因為中國極為特殊的縣競爭制度,創造舉世無雙的中國經濟奇蹟。

台灣的悲哀,是連人家怎麼成功的都不知道,還停留在1950年代的生產函數理論在那邊說「廉價勞工」,豈知中國經濟奇蹟哪是那麼簡單?

2008年新勞動合同法卻是由北京的海龜派學者主導,改為由中央直接下令並強力執行的局面,很明顯讓中國的經濟成長力大幅衰退,甚至在東南各省出現嚴重的工廠倒閉潮。

這些搞勞工運動的多半就是兩種人組合:1. 天真浪漫的白痴與 2. 居心叵測的得利者。

前者天真地以為只要更改法律規定並強力執行,某些人就真的能得到保障或是生活條件改善,蠢到死。

後者從美國工會史就能看出來,各類工會背後不過是黑幫的轉型(例如鋼鐵業、資源回收業的愛爾蘭幫、殯葬業的義大利黑手黨),工會大老或幹部才是真正得利者,而非工會成員,特別是最低下階層的,連工作機會都沒有。…

…不,2008年全球經濟並沒有都不好,中國形勢是大好的。為什麼?因為當時中國有全世界最自由的勞動市場以及最特殊的縣競爭制度安排,這部份可以看諾貝爾獎得主R. Coase生前最後一本書「How China Became Capitalist」。這就是為什麼2008年之後有一波原物料大幅上漲,全靠中國需求帶動,歐美主流國家常見「中國崛起論」也是流行於2008年之後。

不過事實上2008年加拿大等奉行自由市場經濟的國家並未受到美國金融風暴太大影響,這是台灣媒體嚴重忽略的部份。

而勞工運動本質就是一種透過民主暴力手段蠶食企業租值的行為,在經濟學實證上早已經證明社會福利政策必然造成二種結果:1. 產權劃分不明與 2. 尋租者(rent seeking)大量出現。

此二者均會大幅增加社會整體交易費用,從而埋下經濟不景氣乃至於金融風暴的系統性風險。

比方說社運團體片面要求資方在賺錢的時候,超越當初談好的契約條件多分點紅利給勞方。ok,試問虧損的時候呢?勞方是否等同地承擔風險?資方是否可以自由隨意地調節人力?

1890美國也曾發生景氣衰退,經濟學實證研究指出就是因為當年沒有勞工保護法例,因此資方可以快速透過大量解雇與縮減勞動時間,使得整場恐怖的風暴在幾個月內就宣告結束。

換言之,這跟立場無關,這是純粹的科學實證。就像重力理論一樣,並不會因為你喜不喜歡重力,蘋果就可以選擇會不會掉下來。

2008年美國金融風暴本質就是來自於錯誤的社會福利 — 美國從很糟糕的小羅斯福總統開始就推行「人人有屋住」的福利政策(房利美的由來),使得本不該買得起房的人竟然也買了房,系統性風險不斷累積;再加上美國社福團體不斷施壓,通過各種「社區發展法案」,強迫銀行借貸給債信不良的家庭,最後終於在2008年爆掉。而2008年的美國已經是充滿各種社會福利政策,使得市場不再能自由調解,其結果就是每一場經濟衰退都要維持2~5年;而每10幾年就會重新累積出新風暴。

直白地說,不少經濟學家乃至於專業投資者事前已經看出問題端倪,知名的「Big Short」這本書也舉了好幾位因此大賺一筆的成功人士為例。

這是很簡單的科學實證 — 你透過政府強迫金融系統讓太多債信不良的人來借貸,最後一定爆掉,單一風險必然轉變為系統性風險,死的時候死一串。

同時佐以美國錯誤的貨幣政策 — 妄想貨幣政策可以用來調節景氣 — 當然會出問題。

要正確地使用經濟學工具來解釋或預測未來,第一個要拋棄的就是「立場」之見。

科學無所謂好壞對錯,只有為什麼以及邏輯。過度保護契約之一方,必然發生交易受阻與交易量減少。就這麼簡單。…

…1. 那篇文章作者明顯既不懂數學也不懂科學。科學的基礎與定義與數學無關,而真正抽象的數學也跟科學無關。

科學定義我想我跟你討論過了,主流看法是:可觀察到的現象加上理論必須能被證否(refutable),這才是科學的根本。

這其中並不包含「想干涉我生活決定」這東西。

如果引入這個邏輯,那麼一堆物理、化學都不是科學了 — 土木工程基於物理學告訴我們水灰比對於建築強度的影響,因此物理學告訴我們生活中怎麼蓋房子,但依據你的邏輯卻不算科學;量子力學告訴我們鐵原子晶體中加入碳原子可以增加強度、加入鉻原子可以防鏽蝕,因此決定了多數人生活中充滿各種不鏽鋼製品(因為實在太好用了),但依據你的邏輯,量子力學也不算科學了。

2. 凱恩斯經濟學跟凱恩斯學派經濟學是兩回事,這是整個經濟學界都很清楚的。

前者是可被證否的科學理論,而在後來的研究中也已經被證否,一如物理學的「以太學說」。

後者連科學理論都稱不上,只是可笑的謊言與騙局。而經濟學也精準預測民主政治體制下,政客與不入流經濟學家需要這種「政府可以救經濟」的錯誤理論來騙選票、騙資源。因此這種理論就算是錯的也會一直大行其道下去。

凱恩斯錯得離譜,但是錯得很有說服力,因此許多大師級人物如Milton Friedman早年也曾信服,但隨著實證結果大家多半已經揚棄凱恩斯,也都看出凱恩斯錯在哪。

3. 經濟學產出的學者很多,但學得好的人很少。這像Milton Friedman說的:有經濟直覺的人不多。

作為一門科學,經濟學年紀還很輕,一如物理學、化學早年充斥各種謬論(像是哈雷至死都相信地球空心論、牛頓相信煉金術),市面上有一堆經濟學言論錯誤百出,也都還有信徒。

究其因,正因為經濟學探討的就是人類行為,因此一者複雜度遠非簡單的力學可以比擬,二者有心人操弄且獲利空間很大。但這些都不影響其科學本質。

再舉個例,全球暖化是否跟人類排放CO2有關,這並非一個科學定論,科學上還有許多爭議;但政客呢?全世界政客乃至於環保團體都把「全球暖化」當成是一個不可質疑的定論,從而推展出一堆與排放CO2有關的政策與法律限制。

很可能再過100年我們會發現人類排放CO2與全球暖化科學上是低度相關,但有什麼用?從中大賺其錢的高爾與聯合國科學家早就落袋為安。

你可以說干涉你生活的氣象學不是科學嗎?

最後我再跟你提一句20世紀初倫敦政經學院知名女經濟學家魯賓遜夫人說過的名言:「我之所以要學好經濟學,是因為我不想被騙。」…

…這牽涉到是否為極端狀況。

2008年就像我上面說的,因為美國政府長年扭曲房屋借貸市場,必然造成系統性風險;什麼時候要爆?經濟學有一些理論討論這個。爆是必然,因此放空也是必然。

建議妳可以看看大賣空(big short)這本書或電影,特別其中那位單眼失明的醫師,他就是靠準確的經濟直覺看出端倪而放空獲利。

經濟學學得很好的人多半經濟直覺也會好。有些人反過來,經濟直覺好但卻可能沒學過經濟學或學得很差。

如果我們有一台機器,大到可以埋入地底並且施以幾千兆牛頓的力來twist太平洋版塊與菲律賓版塊交接處,我們就可以創造跟自然地震近乎一模一樣的人工地震。Physics just works.

2008年就是這麼特殊的情況。後來的希臘破產,以及未來可見的台灣健保、勞保垮台,都是一樣的特殊情況。…

…1. 目前多數人看不出來登陸火星或控制蟲洞有什麼實益,所以經濟學可以推測的是私人進行這些項目的數量肯定不多。

而事實也是如此,這就實證了經濟學的預測性。

至於什麼時候能掌握,前者是工程學問題,後者則是物理學問題。就我所知的物理學,理論上不可能掌握蟲洞 — 沒有任何一個人造物體可以過了現實臨界之後而不被自身重力壓垮的。

當然如果登陸火星有大利益可圖,那必然吸引多組人馬進行,也就會加快登陸進程。

當年的大航海時代,不就是因為香料有暴利可圖,而讓人類航海技術乃至於造船工程突飛猛進嗎?

2. 賺錢跟經濟學無關。

但是經濟學認為,要看一個人的真正意向,不是看他說什麼,而是看他願意把資源壓在哪裡。

所謂:口嫌體正直 — 嘴巴說不要,身體倒是很誠實。

因此要看一個人對他的預測有沒有信心,不是叫他寫下來,而是叫他拿身家財產出來賭才叫真有信心。

Big Short一書提到的失明醫師就是拿身家出來賭金融風暴會發生。

我自己也是天天在幹這種事。

網路一堆嘴砲,講錯了也沒啥風險;我們這種專業投資的,看錯了可是要財富歸零、露宿街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