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小評

最蠢的就是以為自己死了就能達成目的;人都死了誰還管你他媽的屁?!

混江湖、混政治,最怕的就是「缺席」,自己搞一個永遠的缺席,不但你的意見永遠不會被重視,你的意見還會被你以為的同志給扭曲、利用然後再當垃圾一樣丟到陰溝裡。

譚嗣同是遠例;鄭南榕就是近例。你看看汪精衛、宋教仁,就是因為命活得不夠久,才任由長命的蔣中正與一班國民黨狗腿竄改歷史。

連這第一大忌都不知道,顯然就是太年輕太幼稚。

話說20歲還在念高中…你連自己的事都處理不好,竟妄想處理國家大事?

回過頭來,你以為改個教科書全台灣人就會這麼簡單被洗腦?以現在資訊如此發達的年代,自己想太多了吧。

別笨到以為理想可以拿命去拼,因為理想的鼓吹者背後往往是一群最自私、最想達成自己利益的小人。只能說你太嫩、看不穿。

廣告

經濟學基礎第四講–自私的假設(中)

延續上一篇文章,針對自私有兩點要補充,個人寫文時間有限,先談第1點。

1. 理性不代表決策正確

上篇討論我們知道,任何人的行為必定是希望用越少的代價得到越大的效益。只要符合這個行為模式就定義為自私,同時人類不存在任何不自私的行為。

經濟學上也有人把這樣的行為模式叫做理性,也就是說只要符合這個行為模式,就是理性經濟人(rantional economic man)。這也表示從經濟學的觀點,人的行為必然理性,沒有例外。

因此,財經報紙甚至某些經濟學家會說股市漲太多,是「非理性繁榮(irrational exuberance)」,例如知名經濟學家Robert J. Shiler就宣稱:「經濟學錯誤假設人是理性,但凡人永遠不會是理性經濟人,一旦出現非理性的投資人與過度繁榮的市場,經濟學就無法解釋…blah blah blah」。

這類言論我相信關注財經新聞議題的人多多少少都見過,全都是bull shits!

這些號稱經濟學家的人,其實連經濟學基礎都沒學好,根本誤解了理性經濟人的定義。也誤以為理性決策必然正確。

股市不管被炒得多高或是殺得多低,決策都是理性的!這句話看似難以接受,但是論者必須要回到經濟學對於人的理性決策的最初定義 — 用最少代價換取最高效益。

股市追高行為非常普遍,不外乎買家認為該股票會繼續上漲,買進依然有賺頭。這是理性的自私行為。但買錯了,例如2015年初買到宏達電,現在7月悔不當初(156元 –> 58元)。你能說買家是非理性?錯!你能說這是預測錯誤,而預測錯誤是訊息成本的問題。理性並不表示決策正確。未來我們的經濟學講座會引進「訊息成本(information cost)」這個被許多經濟學家忽略的觀念。

什麼是訊息成本?就是「千金難買早知道」。
繼續閱讀「經濟學基礎第四講–自私的假設(中)」

經濟學基礎第四講–自私的假設(上)

今天我們進入經濟學基礎,自私的假設。

經濟學最著名的「自利」假設,起源於Adam Smith「國富論」一書中,開天闢地一刀擘畫而出。

Give me that which I want, and you shall have this which you want, is the meaning of every such offer; and it is in this manner that we obtain from one another the far greater part of those good offices which we stand in need of. It is not from the benevolence of the butcher, the brewer, or the baker, that we expect our dinner, but from their regard to their own interest. We address ourselves, not to their humanity but to their self-love, and never talk to them of our own necessities but of their advantages.

屠夫、釀酒師、麵包師父可不是因為同情你肚子餓或是希望有一頓華美的晚餐才給你他們的產品,而是因為他們關心自己的利益!

只是原文Adam Smith所用的字眼是「self love」,而非現在多數經濟學家所用的「self interest」。但概念上差異不大。
惟許多人將經濟學的「自利」講成「自私」,我認為不是很恰當。但也無不可。因為多數人都用自私這個字眼,我也就不做更改,繼續沿用。

這邊我再次強調,科學性理論的建立,基礎必定是一些公理(axiom),這些公理必定要被認同,如連起點都不認同,那這門學問你也不用學了。

比如數學的公理就是1+1=2,沒有其他答案;你不能說一杯水+一杯麵粉 = 一個麵團。可是在控制環境下,100g水+100g麵粉,必定得到200g麵團(或任何其他東西)。

物理學也是,質量(m)是個想像出來後靠人為武斷定義的東西,但因為在地球表面上跟重量太像了,使得大家都以為真有其物。加速度的觀念也是,你必須武斷地接受一些公理,大家才能在同一個基礎上討論加速度,也才能討論 F= ma這個觀念。

幾何學定義一個點本身是不可量度;一條線(二點之間的直線距離)才是可以量度。可是一個不可量度的點,怎麼會存在?點不可量度,那為什麼直線又可以量度?那面積又什麼?

舉這些例子,是要大家知道科學性理論的基礎都是武斷的人為定義的公理,一定要接受,才能往下走。公理甚至很荒謬,如幾何學,但是卻可以衍生大有用途的理論。

一、自私的定義

經濟學關於「自私」的定義有二個重點:個人決策與自私的內涵

繼續閱讀「經濟學基礎第四講–自私的假設(上)」

簡評「蘋中信:希臘的撙節悲劇(張鐵志)」一文之荒謬與悖於事實

蘋果日報2015/07/14專欄有張鐵志一文「蘋中信:希臘的撙節悲劇」,荒謬透頂,不但悖於事實,也使用錯誤百出的經濟理論。

我簡評如下:

1. 張鐵志宣稱:

…八零年代後,英國柴契爾夫人加上美國雷根總統聯手推動了新自由主義,主張刪減政府支出、小國家、市場主導經濟,並透過世界銀行等國際金融組織影響第三世界。但2008年爆發全球金融危機,這一次是過去強調不受管制的金融資本主義遭到嚴重挑戰,西方國家重新採取凱因斯式的財政刺激政策。…

張鐵志竟然將2008年金融危機歸咎於「不受管制的金融資本主義遭到嚴重挑戰」?簡直荒天下之大謬!

2009年我曾寫作「金融風暴之我見(四)不是市場失敗,而是政府失敗」一文,其中詳述:
繼續閱讀「簡評「蘋中信:希臘的撙節悲劇(張鐵志)」一文之荒謬與悖於事實」

經濟學基礎–經濟學的科學方法論3(補充)

前三篇的科學方法論少了一個要點,在此補充。

有人常會批評「理論與實際不相符」或是「空談理論不懂實際」。

但是懂我前三天科學方法論就知道,事實不能解釋事實,科學理論必定要有一個較為簡化、抽象但是可被事實推翻驗證的理論,科學才能存在。

也就是說,人類要理解、解釋乃至於預測這個真實世界,科學理論必不可少;也是因為物理學與化學的抽象發展,才有人類上太空的真實可以發生。

回過頭來,面對開篇的批評其實有兩個層次要思考:
繼續閱讀「經濟學基礎–經濟學的科學方法論3(補充)」

經濟學基礎–經濟學的科學方法論3

一、 特殊理論 vs. Tautology

愛因斯坦的狹義相對論本身是個特殊理論,它只能解釋部分狀況,亦即運動者速度越快,相對於靜者時間會變慢、長度會變短、質量會變大。而在接近光速時,加速度也會遞減至零。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牛頓力學是狹義相對論的慢速相似版。

因此牛頓第二定律– F = ma可以改寫成

但狹義相對論又與牛頓重力學有矛盾;因此愛因斯坦後來引進重力描述的廣義相對論,就能解決許多狹義相對論無法解釋的現象,可依然無法解釋量子重力學。

試圖統一相對論與量子力學,一直是愛因斯坦晚年努力但未有成果的一個目標。

從上述物理學發展我們可以知道,理論本身解釋的現象越狹窄,則理論就越特殊,也就越不能普遍適用。換言之,特殊理論只能在眾多侷限條件都滿足的前提下,才具備解釋力。反過來,我們看到理論越具備普遍性時,能解釋的現象也就越多。

由上我們可以得到一個小結論:科學理論只在它能解釋的範圍裡才有效;範圍外它是沒用的。講白了,科學不可能是萬能的。

那麼,有一種最廣義的、最普遍性的理論,叫做tautology,套套邏輯,是特殊理論的光譜的另一端。
繼續閱讀「經濟學基礎–經濟學的科學方法論3」

經濟學基礎–經濟學的科學方法論2

既然經濟學是門科學,首先我們要先談談科學方法論(scientific methodology)是什麼。

許多人談「這科學」或「這不科學」,甚至許多靈異節目喜歡說「這不是科學能解釋的」,但科學究竟是什麼?我相信很多人搞不清楚,甚至理工科、醫學出身的人自己也不見得多清楚。

科學方法論是哲學上一個重要的命題,必須符合這個命題,那麼我們才能說這個學科是科學。

主要條件有下:

一、欲解釋之現象必須有規律

太陽東升西落、月晴時有圓缺,這些是有規律的現象;豪宅區與貧民窟住宅密度必定是前者遠小於後者,這是規律。太陽、月亮是自然規律,是天體學研究對象;豪宅與貧民窟住宅密度則是人為規律,是經濟學研究對象。

不管是自然現象或是人為現象,必須有規律,不能是全然隨機(random)才有建立科學理論來解釋/預測的可能。

規律判斷是主觀但必須被多數接受 — 例如前述太陽東升西落,這是客觀現象,但是觀察者本身還是主觀。我認為正在上升,你認為是下降,則這個規律不被多數接受就不可能有被接受的解釋理論。

極端的哲學上與心理學上的例子,就是:我看到的紅色很可能跟你看到的其實不一樣,但因為我們從小就被教導看到那樣的光線就叫「紅色」,因此我們可以站在同一個基礎上溝通。換言之,即便我們「主觀上」看到不一樣的東西,但是客觀上我們均同意這個觀察到的現象或規律,那麼我們就能建立普遍性的科學理論來解釋與預測。

另一方面,現象同意有時候是很神奇的,例如天生眼盲的沒見過顏色,但卻也同意其存在;天生耳聰的沒聽過聲音,但也同意其存在。

二、欲解釋之現象必須可被觀察,但事實不能解釋事實

科學上解釋的現象或物體,必定要可以被觀察,否則你根本無從驗證理論,甚至無從建立理論。

某些極端情形,例如愛因斯坦的廣義相對論、量子力學,特別是前者,人類沒有人可以接近光速,事實上就難以驗證相對論;但是我們可以從其他已知正確的物理學理論,從而找到驗證之法。例如相對論當年的驗證就是透過星球發射的光線經過大質量物體時彎曲的程度。之後還有諸如重力紅移等驗證方式,這邊就不深談。

在社會科學上,常見報章雜誌甚至專業論文喜歡用民族性、文化等不可被觀察的東西來做解釋。

例如商業周刊與某些雜誌常說:「日本人民族性小心、謹慎、敬業…blah blah,所以日本產品/競爭力…blah blah。」這是典型的用不可被觀察的因子來做解釋,本身絕對是錯誤的。因為民族性無從統計,也無從驗證。

再者,這類論述也悖於事實!我曾讀過18、19世紀荷蘭東印度公司與日本人接洽後,寫回給總部的信,內容詳述「日本人好吃懶做、沒有品質觀念、沒有會計觀念,愛做山寨假貨來占人便宜。」是的,你沒看錯,以前的日本人是這樣的。

那位什麼日本人工作態度有巨大的轉變?這個經濟學可以解釋,以後有機會再談。

科學方法論的另一個重點是事實本身不能解釋事實,因為這只是用一種規律去代換另一種規律。

羅貫中的「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就是用事實解釋事實。

如果我們都用事實解釋事實,那我們無從也不會建立一般性解釋理論,只有一堆facts, phenomenon, behavior, or observation。

一個簡單的例子,就是有風可以把紙屑吹跑,有風也可能可以把巨石吹動,但單純有風,並不能預測是什麼東西會被吹動。又或者,一個斜坡上放個東西,可能滑動,但是否光有斜坡就會滑動?顯然並非如此。懂物理學的知道我們還要看斜度、物體質量、物體與斜坡接觸面的靜摩擦力…等等因子。這些因子,就是科學理論的建立。

這邊就衍生出另一個重要的點:

股市線型技術,事實上根本是「以事實解釋事實」。無論是波浪理論或是多高深的線型,事實上都忽略了其他重要侷限條件(例如貨幣量、法規環境、經濟實體…),單純試圖「透過曾發生過的線型來預測未來也會再發生」。背後全無任何抽象的、可供驗證的理論作為依據。

因此,這類搞技術分析的股市作手,很少人能長期打敗大盤;事實上就我17年以上的股市經驗,我還沒見過純靠技術分析能活下來的。一堆傳奇人物,如今安在哉?

那什麼是驗證?下一篇文章我會談科學性驗證是什麼東西。

開頭三篇討論科學方法論很悶,但是卻是決定經濟學功力是否深厚是否打不倒。許多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諸如我很常批評的Paul Krugman、Joseph Stiglitz,都是基礎功沒有,才會經濟預測頻頻出錯尚忝不知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