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主義會導致官商勾結?

“I do not believe it’s proper to put the situation in the terms that it’s industrialists versus government. On the contrary, one of the reasons why I am in favor of less government is because when you have more government, industrialists take it over, and the two together form a coalition against the ordinary worker and the ordinary consumer. I think business is a wonderful institution, provided it has to face competition in the marketplace and can’t get away with something except by producing a better something at a lower cost, and that’s why I don’t want government to step in and help the business community." –Milton Friedman

此段話說得多好!

許多無知者(如彭明輝、朱學恆之流)以為資本主義是導致官商勾結的原因,其實大錯特錯!是大政府主義造成官商勾結!試問一個「無為而治」的政府,商人何須犧牲利益去勾結官方?官方又何德何能有「租值」給商人尋覓?「反財團」三字就證明主張者壓根沒看出來問題癥結點。別說看門道,這些人根本連門在哪都不知道。偏偏我們最常看到聽到的,就是每當有什麼事件發生時,這些人立馬跳出來要政府處理、介入、負責。這些人就像是拿汽油去滅火一般愚蠢。

與多數所誤解相反,資本主義本質必定是反對官商勾結的!因為官商勾結的結果幾乎都會造成「利用政府暴力侵害他人產權」這現象。無論是大埔案這種強制徵收財產的顯性暴力,亦或補貼特定產業這種隱性的「五鬼搬運暴力」,都是侵害他人產權而未得同意與交易。

同樣反對官商勾結,與無知群眾訴求不同點在於:資本主義認為解決之道在於削減政府權能,而非更多更嚴的法規。如同我在此blog反覆強調,更多法規只是讓貪汙更嚴重、更制度化,商人更被迫勾結官方。

廣告

又一個愚蠢的政府限制–論旅館訂金成數

新聞:「10月起 旅館訂金不得逾房費3成」。

所謂消費者保護,很多時候純粹是主事者自身對市場認知太差,經濟學程度0分所使然。

旅館為什麼要收訂金?又為什麼有的旅館要收10成訂金?如果我們不知道背後的人類行為緣由,只知道虛無飄渺、自視甚高地道德批判一番,那你永遠解決不了問題,反而還會製造問題。

說說為什麼旅館要收訂金吧。

說穿了,是預期收入的保障,也是一種租值回收的保障。

我們知道旅館生意在乎的是住房率,住房率低,那當天的固定成本都賺不回來,是會賠錢的。換個角度看,美個房間的出租機率也就關係到旅館生意是成或是敗了。

假設一間旅館一房間一晚收費5000,客人20天前下訂時,假設收訂金1成,即500元。我們又假設客人10天前退訂,旅館要找到新客人入住該房間的機率是70%…..(見下圖)

那麼從簡單的機率來看,我們可以知道客人退訂之後,旅館預期收入會比客人沒退訂來得少。而預期收入減少比例,會隨著越接近入住當天而提高,理由很簡單,因為資訊費用,旅館較長時間內要找到新客人,比短時間內要找到容易。

這就是為什麼越接近當天,客人能退的訂金越少。這簡單的經濟學原理,在補習班、健身房、飛機票與坐月子中心…..等許許多多要收訂金的交易行為,都是一體適用。

因為訂金的沒收,對旅館來說只是預期收入減少的貼補。

這就延伸到我本文主要想談的問題:「為什麼有些旅館要收100%房租當訂金?」

我認為最大原因在於「旅館找到新客人入住的機率」!

我們知道一般觀光旅館、溫泉旅館,其生意週期波幅很大–週間門可羅雀,週末門庭若市。而一般人到觀光旅館、溫泉旅館入住,多半是「計劃性旅遊」。也就是說,很少人會路過日本京都有名的老飯店炭屋、俵屋、柊家,就「順便進去住一晚」。不是沒有,而是這種客人很少。


(圖為筆者從柊家房間拍俵屋)

換言之,這類旅館或服務,找到新客人的機率是低於甚至遠低於上表所假設的機率。而當飯店因為你的預訂,而謝絕其他跟你一樣想同一天入住的客人時,你的反悔是會造成飯店預期收入相當高比例的損失。這種狀況,在越是計畫性或個人化消費裡越常出現。

比如訂做西裝,你忽然反悔,店家要將那套西裝賣給別人的機率很低。比如參加旅行團,要出團當天你才反悔不去,旅行社很難找到新客人填補你的位置。比如參加國際貿易展,你在開展當天才反悔不去擺攤,策展單位幾乎不可能在當天找到能入住的廠商。

因此,這類服務或商品,都是訂金收很高,越接近契約實現當日,可退訂金越少;此外隨著尋覓新客人難度提高,訂金也會隨之提高。一般國際貿易展參展訂金不但收得高,很多是言明根本不會退的!


(圖為筆者參加2013德國紐倫堡武器展,手持左輪手槍)

因為商展吸引而來的商務旅客,計劃性最高;多數人不但早早訂好機票旅館,開展當天或前兩天也早早入住。旅客臨時退租對旅館來說要找到其他商務客人的機率幾乎是零;而商展場地一般也多在非觀光區,要期待觀光客臨時入住是難如登天。此外,參展的商務旅客住房時間通常也不只一晚,而是連續好幾晚,這又牽涉到大筆的預期收入問題;再加上商展期間旅館房價往往漲幾成至數倍,如此收入很難期待在非商展期間可以賺回來!

商展期間的旅館offers,也是本文理論的最佳驗證。計劃性越高且替代收入難覓的服務,收取訂金成數越高,退費也越低。

回過頭來,更重要的:一般旅館在你下訂的時候就會言明要你支付訂金與訂金數額。如果消費者認為不公平、不合理,成數過高,那消費者可以另擇良木而棲,甚至可以取消或改變旅遊計畫。消費者何來損失可言?消費者既無損失,又何勞官大爺們、消保團體們出面喊冤喊打?

為什麼有的旅館不但收訂金,成數收得高,甚至旅客退訂還沒收訂金,本文已經講得清清楚楚。道理很簡單,可是連此最基本的侷限條件與人類行為原因看不清楚,只會武斷地、無知地用法律來強制業者服從,這種政府與公務員體系,有啥值得期待的?說要拼經濟?別笑死人了!

諸多管制本身就會帶來貪汙,也會保護貪汙

蘋果日報新聞:《雷洛傳》翻版 錢收到口袋爆開 行徑囂張

海關涉貪對於工作上涉及進出口關務的人來說,壓根不是新聞。

如同我在《貪汙的一般性理論》一文中說過,一切貪汙起源於公權力管制。

這就是為什麼連台電人員都能貪汙。因為台灣一堆詭異的土地管制法規,限定了土地依照用途還得申請該用途用電執照。如果用途不符,執照下不來,有心者除了行賄別無他途;台電人員當然也樂得有此業外收入。

行之多年,甚至此費用也成行成規,有了價目表可供參考。

而蘋果日報也保持一貫只會道德批判,毫無內涵的報導方式;所採訪的學者,除了「嚴刑峻罰」之外,壓根不曉得貪汙的起源不是來自於人心道德墮落,而是任何管制必然引起貪汙。

通常越是不必要的管制,引發的貪汙就會越嚴重與普遍。

這就是為什麼台灣海關、電力事業、土地管制等,最常出現貪汙現象。

苗栗大埔徵收案的紛紛擾擾,短視者放在公平正義上你一言我一語,說穿了都沒有人去檢討台灣的農地或一般土地的管制政策。

土地的重新規劃與建造,大體上是有利可圖的一件事。但是複雜的管制法規,造成商人難以單憑一己之力,整合夠多夠大的土地來執行計畫。這就是為什麼全世界有土地用途管制的國家,都更或土地重劃全都得跟政府打交道,甚至必須由政府主導或至少扮演重要角色。

土地用途管制,美其名是保護農業或保護特定團體,施行起來結果往往只是讓政客或特定公務員得以索賄。甚或在民主國家讓有心商人乾脆自己出來選舉以獲取利益。畢竟有利可圖,就必然有人會冒險擷取。

一如台灣有個健保制度在管制醫生的收入,必然造成有醫生造假創造高就診病人數以提高收入,又或者逼迫醫生轉入健保無法管制的領域,也就是現在最火紅的醫美。

台灣醫生出現斷層短缺,一些辛苦的科別甚至無新血願意投入,說到底不是人心不古,而是因為有個公權力在管制醫生收入、管制醫療服務定價!

台灣諸多問題,看似紛雜,其實從經濟學角度來看,背後的問題點都是一樣:政府管太多,管太嚴。

許多原本民法可以解決的問題,政府硬要使用公權力介入(有油水可撈,為何不?)。

文末順道一提一個日月光產生的現象。

一條小河,上游有數家工廠,下游有幾塊農田。下游的農民熟知環保法規與相關作業之後,就常常舉報環保單位來查察,造成上游數家工廠都苦不堪言。其中有些工廠只是簡易組裝廠,甚至連污水排放都不需要,照樣被環保單位弄得頭疼。後來農民親自來找幾位工廠負責人,東拉西扯原來是要money。

管制造成的貪汙可以不限於公務員本身,這也是一例。

「保護環境」大旗底下有多少比污染更骯髒、更見不得人的事情,是媒體與所謂正義之士看不到的。當然,後者可以自己辦個「十大惡人」來自慰一番,跟這種跳樑小丑認真就輸了。明朝的言官為禍歷史歷歷在目,前車之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