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個加州獄卒,勝過哈佛數年寒窗

這是WSJ許久前的一篇報導,提到加州監獄的低階獄卒,收入跟福利甚至遠勝哈佛畢業生。

裡頭有數字:一個低階剛入行的加州獄卒,一年約可收入$45,288 ~ $65,364(約新台幣130萬~188萬),而一個哈佛畢業生平均起薪是$49,897(約新台幣144萬),工作二十年後可望達到年收入124,759(約新台幣360萬)。但前後二者的差異還在於,獄卒的醫療、牙醫、退休等等保障,很可能遠勝後者。

在美國住過就知道,就算你已經有「貴鬆鬆」的醫療保險,每一次看病的自付額還是會要你錢包的命!生一場病,肥茲茲的體重有沒有降尚且未知,但乾巴巴的存款一定還會降不少的。

再看看,這些爽歪歪的公務人員加班有1.5倍薪水的加班費,哈佛法學院畢業的菜鳥律師龜縮在事務所裡面DD卻只能得到油膩又難吃的外帶中國菜。

文中又提到美國軍隊中一個小兵一年薪資可以有$81,683,加班又可再拿$114,334,紅利又是$8,648(我很好奇軍中的紅利是怎樣算出來的?還是像過去一樣用敵人的頭皮數量來算嗎?),總共大約新台幣577萬跑不掉。而WSJ還特別強調,這小兵並不是領最高的。

沒錯,哈佛畢業生在私人單位也有紅利,但這是得他們表現傑出才有。不像加州獄卒,每年至少有$1,560的紅利。我也不懂這種「至少」的紅利為什麼還叫紅利,而不是算在基本薪資裡面。

再來越講就越傷心了,哈佛畢業生工作20年後或許可以享有3個星期的特休,而一個加州獄卒一進去一年就有7個星期的特休,其中5週如果你不休還有額外的加班費可以拿。而且這些特休不是過了這村就沒這店,有80個退休獄卒還照樣請領在職時未休的特休費$100,000。

依規定加州獄卒55歲就能退休,退休月俸有原本薪資的85%,然後繼續享有美國「貴鬆鬆的」醫療保險。

要成為獄卒,除了一些基本標準(如你得是美國公民,有高中學歷)要符合,還要通過像「建築物D目前有189人,同時還剩下92張床空著,請問這建築物還能再裝多少人?」這種困難問題。

要是這問題太困難?別怕,還有補習班專門教你怎樣通過這種考試。

而這麼好康的工作,依照經濟學和小弟我之前的推測,應該有一堆不務正業專事考試的年輕人浪費人生在此。實際情況呢?每年有超過12萬考生想要考得此公職,但僅錄取900人,不到1%的錄取率遠低於哈佛的6%。

果然如關中所說:「不是每個人都能當公務員!」

不到1%耶!!聽起來就一定是「菁英中的菁英」,比哈佛還菁英哩!

當然,一定又有人(可能是公職身分)要來跟我曉以大義,讓我了解「原來公務員是很有貢獻的」。

更!這例子我根本看不出一個獄卒怎樣比一個哈佛畢業生平均上更有產出或貢獻!

當然有人還可以主張經濟學的「薪資補償」理論,說因為獄卒的工作很危險。不過我印象中,獄卒的死亡率似乎遠低於哈佛、MIT畢業生的「過勞死」比率。

自從我知道我以前住家門前那條El Camino Real的公車司機竟然一個月領有台幣10萬以上,我就深深感覺這個加州政府出大問題了。原來我看到的,不過是冰山一角。

延伸閱讀:
我反對公務人員不論績效、大規模加薪

廣告

當個加州獄卒,勝過哈佛數年寒窗 有 “ 20 則迴響 ”

  1. Hi Yuyu,

    獄卒是一個工作職位
    哈佛畢業生是一個條件或是狀態

    這兩個相比我覺得好混亂。

    因為哈佛畢業是可以去當獄卒的啊。

  2. 這兩者都是一個特定族群的人。

    特別是新進加州獄卒以及剛畢業進入職場的哈佛畢業生。後者職業各有不同,但這不影響兩個不同群體收入狀況的比較。

    這篇報導從另一個角度看,也可以說是哈佛某些學生可能投資錯誤了。花大錢、花時間念名校結果反不如一個加州獄卒。

  3. 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過最近一篇文章在 science 上頭,講 PhD 畢業生的價值問題?哈,頗有類似的感覺。

  4. 轉 : 台灣博士教育泡沫何時破滅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三期】2011.05.01
    http://k-review.com.tw/2011/05/01/1000/

    “…一個弔詭的現象是生物醫學領域博士班學生人數不成比例地增加。九十學年到九十九學年,科技類博士班人數從一萬一千人增加到兩萬三千人,成長103%。但生物醫學領域的人數則從一千兩百人增加到三千八百人(包括中研院的四百人) ,成長幅度高達216%。"

    “生技產業過去十年其實仍然停留在夢幻般的空中樓台上,而未來的前景完全看不出有任何樂觀的預期。在這樣的客觀環境下,博士生的大幅增加完全是學界、政府與社會彼此吹噓哄騙的結果。"

    “學界務虛不實的承諾(世界排名與生技產業) ,讓無能的政府與無知的社會信以為真,漫無章法地撤錢與擴充研究機構的軟硬体。"

    “老師心中掛念的只有實驗、論文與sci的點數。在很多老師眼裡,學生只是另一雙聽話的手而已。怎麼培養學術品味、知性與能力的提昇永遠無法成為博士教育的核心價值。"

  5. 轉 : 給關心出路的理工學院博碩士生
    清大彭明輝
    http://mhperng.blogspot.com/2011/05/blog-post_9846.html

    “…與其去挖學術圈的瘡疤,不如認真教好騙的碩博士生如何選指導教授,如何選研究題目,以免浪費自己的青春,結果還害自己畢業後成為「學歷最顯赫的失業者」。"

    “如何判斷一個老師是認真在培養學生的研究能力,還是只想從學生壓榨出論文(而不想培養他的研究能力)?你可以先去看我網誌的前一篇文章(碩士生培訓的目標與程序),瞭解碩士生的培訓目標與程序,再去研究室問學長,看老師怎們帶學生,之後就大概有七、八成機會知道誰在培養學生,誰在壓榨學生。"

    “另一個問題是如何選研究題目,這問題要考慮的因素比較複雜。有沒有興趣是個人問題,不需要我去討論。我要談的是有沒有機會在台灣「學以致用」,以免畢業後就長期失業,或很快地進入長期失業。"

    “研判產業的前途要有國際觀,要考慮台灣在全球競爭中的有利因素和不利因素,不能一相情願。主導國際產業分工的是跨國企業,而不是華府,更不是台北的行政院或總統府。要知道台灣可以發展出什麼產業,先要想清楚跨國企業在想什麼。"

    “台灣如果有人想學史丹佛發展明日產業,先想清楚自己憑什麼。在矽谷旁邊有一大堆世界級的創投公司,全天候盯著學校和小公司的研發成果,隨時準備拿大把鈔票砸下去。有這個完整的創投產業(資金籌措、技術遠景評估、相關技術整合)與相關的基礎設施(產、學、研的組織整合網絡),才有矽谷神話。台灣有這 infra-structure 嗎?"

    “有些人不顧台灣產業的未來發展,專找會生產論文的老師念博士。去打聽清楚:國立大學現在已經很少有缺了,私立大學很多會在10年內招不到學生。這是妳要的未來嗎?"

  6. 轉 : 清大彭明輝給理工學院研究生(2)-如何研判未來產業的就業前景
    清大彭明輝
    http://mhperng.blogspot.com/2011/05/2.html

    “如果選一個研究子題是為了就業,你先要想清楚自己未來要在哪裡就業:歐美?或台灣?畢業後可以在歐美就業的題目,多半未來10~20年內無法在台灣就業。"

    “我從來不反對台灣學術界發展微機電或柰微米科技,我反對的是一窩風!明明就業的空間那麼小,明明人才已經供應過剩,為了炒作論文幾乎數百名學者每年帶著數千名研究生投入這領域。"

    “這個領域的人才早已供應過剩,為何「市場機制」一直沒有出現,來調節「供應量」?因為政府的補助扭曲了市場機制:五年五百億既然是在補助跟台灣產業無關的論文,…"

    “…五年五百億吸引一大堆教授和學生去研究跟台灣產業無關的東西,會不會因而助長了今天的碩士失業潮?"

  7. @haoyuanstein

    謝謝你的分享

    你引的文章所描述的,跟我在台灣的高等學府看到的現象都一樣。

    這麼說好了,我手上有美國醫藥生技產業的股票,我對這行業也有大概的瞭解跟相當程度的研究。

    要我把錢放在台灣生技這個籃子?除非我是瘋了,或者我墮落到想靠騙台灣政府來獲利。

    另外針對清大彭明輝所言:「“這個領域的人才早已供應過剩,為何「市場機制」一直沒有出現,來調節「供應量」?」

    這個我完全反對,彭先生大概對市場機制瞭解不深。
    他自己明明提到,這些人都是「顯赫學歷失業者」,市場讓這些人失業了,就是一種最有效的機制。

    市場一向是靠賠錢、虧損,來懲罰做出錯誤決策的人。想要體驗一下,拿起你的錢到股市歷險個幾年就知道。

    長期如果台大電機系的畢業生都失業,那遲早這個系會跟容易失業的哲學系、國文系一樣,慢慢失去魅力的。

  8. 在「市場失靈」的議題上,我抱持的看法,是無論現象如何變動,「市場機制」運作如常。

    打個比方,技術的進步讓人類社會有能力讓一截鋁管飛上天,甚至遠遠離開地面不回頭,但這些現象不能也不可能打破「萬有引力」的作用。人們不會輕易認為「萬有引力」的性質受「外力」影響而轉變。

    鋁管墜地時,少有人喊「『航空工程』失靈」,而不去調查造成此結果的原因。卻有聲音動輒以「市場失靈」解釋「一窩蜂熱潮」等他們認定的「異象。」…

  9. 感謝撥冗回覆,
    個人主觀以為「唸博碩士是否有『預期回報』」,單純是當事人自身的機會成本計算題。但「社會資源」對高教的投入,讓此問題看來更為複雜。

  10. 說得很好

    在考慮「所有侷限條件以及交易成本」的前提下,市場永遠不失靈。
    難的是我們不容易找出所有侷限條件,甚至交易成本。

  11. 這牽涉到妳所說的「社會資源」是來自於私人或政府

    若是前者,賠錢也是一種市場有效的現象;若是後者,那問題就真的很複雜。

  12. 原來外國的月亮真的沒比較圓…(當然,對某些人來說是相反)

    說到獄卒,我覺得受刑人的死亡率比較高吧。
    雖然是很久以前的實驗了,不過那個「史丹們監獄實驗」怎麼看都讓人不舒服…

  13. 加州監獄的低階獄卒的高薪可以用這篇http://yuyulaw.info/?p=985
    所說的價格理論來解釋嗎?
    也就是說加州獄卒比哈佛學生賺得多,是因為它們有特殊的能力,而哈佛學生並非不為也,而是不能也。這樣可以說,加州獄卒的薪資是合理的?

  14. 可以用,但侷限條件上截然不同。

    首先,我寫的另外一篇文章的假設前提是「薪資都是在市場競爭中決定的」。但獄卒的工作(除非是私人監獄)不是透過市場競爭,而是官方定價。

    這個定價背後除了牽涉到政府武斷的決定外,還有就是工會的影響。

    但是這兩者都不是市場競爭。

    所以,從價格理論來看,獄卒那高得詭異的薪資,其價格來自於非市場的競爭,而投入者享有租值(部分壟斷,部分歸屬),也是來自於非市場競爭。
    一般而言,如果競爭不在市場上,而是在非市場上,通常有較高的社會成本,對於其他未享有其利益的人並不利,特別是當這些沒有享受到的人要繳稅支付他們的薪水時。

  15. 在台灣當法警錢也不少,這不是美國的特例。
    只要你受的了上班休假不穩定加上日夜輪班的話,還有不小的工作壓力,關在牢裡的犯人可不是溫順的綿羊。
    台灣為了省錢,可是有用替代役 (矯正) 的,這跟消防還有保安警力一樣是沒人有要選的爛缺。然後國民有服兵役的義務,不得拒絕,一大票有前科的就往監獄塞,這些人出包紀錄可是洋洋灑灑的呢。
    還有一點,在台灣開公車一個月也有4萬台幣以上,在美國開公車領個10萬台幣,這樣的薪水應該還算合理。

  16. 我有學長申請替代役 (矯正) 的,沒記錯的話,他們上班是進管制區,所以排班是 8-8 循環,做 2 休 2。

  17. 續前,不小心按到送出了。
    他是為了要考研究所,這樣就有時間可以準備了。
    老實說,天天這樣子上班是很辛苦的一件事,我不知道美國加州是否也如此。
    台灣的補習班都把行政警察跟法警講得很好聽,工作輕鬆錢多多,事情其實沒有表面上那麼簡單。

  18. 何不您親身到民間產業,體驗在私人機構工作的壓力跟成就感,順便感受感受台灣官員怎樣欺壓台灣中小企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