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化女性」–久不久來一次的月經文

「物化女性」這議題真的是個月經議題,大概每半年到一年就又會浮上媒體吵一次。

很多大學女性主義教授(法律系的、社會學系的…等)或是談話性節目也是久不久要義憤填膺地罵上一回,但奇怪問題總是沒解決。

最近又炒起來的「事業線」問題,過去我寫的兩篇文章,還是很適用的:

從「殺很大」談言論自由

從上空女郎談競爭準則,兼談Ticketmaster案

關於第一點,我想過不久「生雞蛋沒有,放雞屎挺會」的NCC可能又會跑出來管制「事業線」。諸如:事業線能露多長?一個節目能有幾條事業線?甚至股溝妹算不算也露了事業線?NCC大概又會出來「臨幸一番」,以彰顯其「有在作事」;同時也會一意孤行,好讓大家知道他們是所謂的「獨立行政」。

至於第二點,如果這些女權團體或媒體,想不懂或不肯正視因為市場的需求造成這樣的裸露是一種競爭準則(特別在演藝圈),那他們永遠就只能在這個月經議題上打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