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心術?

這裡有個網頁,號稱有讀心術。

朋友丟網址給我問我trick在哪

而那個網頁的遊戲如下:

http://mathsking.net/mind.htm

各位可以試玩看看。

其實這類號稱有讀心術的網頁小遊戲,不過都是簡單不過的數學遊戲,技巧解答如下:

繼續閱讀「讀心術?」

廣告

糧食危機存在嗎?(一)– 新興的糧食需求?

近來有關糧食危機的話題不斷的在各媒體間盛行。

例如經濟學家Paul Krugman也在New York Times的專欄上發表糧食短缺、糧價將沖天飆升之看法。

只是雖然近來的確一些穀糧食物價格有驚人的漲幅,似乎佐證了這些媒體或經濟學家的看法。

但其實在經濟思維上,這些人都犯了幾個錯誤,我試著在本篇文章裡說明錯誤為何。

有關糧食危機的幾個常見論點

普遍國內外媒體看法不外乎:

中國等新興國家崛起,龐大的新興需求對於世界糧食市場有莫大的壓力,將造成世界糧食短缺。此外高漲的石油價格,帶動全世界原物料價格飛漲,未來世界原物料價格將只升不跌,如此的物價上漲壓力更會讓農產品價格跌不下來。
在加上一些重要產糧國家的氣候似乎有惡化跡象,生產萎縮的黯淡前景之下,還半路殺出個生質燃料的程咬金,怪物般的大量使用糧食來生產乙烯,需求劇增!

窮國將更搶不到糧食。世界上面臨饑荒的民眾,未來的日子岌岌可危。

總歸納起來不外乎:

  • 新興的糧食需求
  • 高漲的石油價格
  • 產糧地區氣候惡化
  • 生質燃料
  • 這種媒體上常見的推論,似是而非,推斷充滿漏洞。我們一一檢視如下:

    新興糧食需求?

    「中國等新興國家的新興糧食需求……」這樣的論調本身過於直斷,並未詳述其中的關聯。

    廣義的中國,已經存在將近4千多年,難道是今天才忽然想起來「要吃飯」這件事嗎?其他新興市場難道也是今時今日才忽然要食物才能過活嗎?

    的確中國這些新興市場國家過去消費的多半是自給自足,質與量都較劣的食物。現在發達了,手上有了錢,就開始希望也能吃到國外較新奇,品質較高的食物。

    這是一個新的需求沒錯,在需求曲線上是一條較過去更往右上移動的新曲線。而這條新的曲線,當然會對糧價有所影響。

    但這不代表糧價將無止盡的攀升。因為過高的糧價下,新興市場的人民不可能全部買單。

    換句話說,當從國外進口的糧食價格高到某個程度,新興市場人民隨時都可以放棄消費,回頭轉吃自己過去習慣的食物。
    因此許多推斷直接認為新興市場的新興需求,將無止盡的推升糧價,其背後其實有一個錯誤的假設 —這個新需求不管價格多高都不會消失。事實上價高則需求減少,是經濟學的定律。這些新生的中產階級也會在面臨不斷攀升的糧食價格下做出同樣的抉擇:當外國食物貴得離譜時,我就回頭吃路邊攤。

    食物的來源不可能僅僅侷限於期貨市場、國際現貨市場上那幾種。因此,光看小麥、黃豆等大宗物資的產量、儲存量與價格,就要斷定全球有糧食危機,未免過於草率。我相信,各地各種民族有許多食物來源,是這些論調者無法調查也不清楚的。

    更何況,就算以這些大宗物資來看,聯合國世界糧食計畫署(UN World Food Programme)也在中文官方網站上也有這麼句廣告詞

    世界上有足够的粮食够每一个吃饱,但是全球每天仍然有8亿人不得不饿着肚子入睡。

    可笑的是聯合國相關組織 — International Food Policy Research Institute 在2008年初的報告中,給了一張長期糧食價格走勢圖,明顯看得出來長期糧價除了1975年前後外,是逐年向下的。直到2000年之後才由歷史低點回升到現在這價位(但這裡該篇報告就沒有將最近的糧價放上去與過去的做比較?)。但他們卻做出未來糧價將隨石油價格不斷上漲的結論。殊不知1945年後,戰後嬰兒潮,人口大爆炸的影響之下,糧價依然節節衰退這件事,他們該如何解釋?
    糧食價格走勢

    另外,以中國這個大家歸咎的對象來看,顯然普遍的說法也很有問題。

    首先,中國從2004~2007年,連續四年糧食產量均正向成長,去年總產量達50150萬噸,為史上第四高記錄。但中國人的消耗呢?

    根據IFPRI的同份報告指出:中國人相較於1990年,每人每年所消耗的穀類量比率縮減為0.8;換句話說,每人在2005年吃的穀類比起1990年還少了兩成。而報告中增長的肉、奶、魚、蔬果,極大份額來自於中國自身的產出。
    食物需求比較圖(1990 vs. 2005)

    再宏觀來看,世界主要糧食出產國,例如美、法、澳洲…,均對國內農產品出口有優惠的補貼政策。制度面來看與數字來看,全球糧食生產過剩的問題一直存在的。
    糧食產量圖
    (以上圖片均引自IFPRI報告)

    這裡我們小結一下:

    新興市場的確因為自身經濟能力進步了,人有錢就想吃更好的,想從大排檔走進魚翅餐廳。自然產生對更優質的食物來源的新需求。
    但這樣的需求是一條新的需求曲線,不能將「糧食危機」中的需求曲線等而論之。因為所謂糧食危機,是根本來吃都吃不到,枉論質量如何的需求,在眾多曲線中理應處於最左下方。

    再加上這些新興國家本身並非不能自產糧食,且世界糧食生產本身並未有大問題的情形下,新興需求的確會推升糧食價格,且針對質量越佳的推升力道會越強。

    在質量較優之食物價格過高時,負擔不起的新興中產階級要回頭吃過去的甚或其他較低廉的食物亦無不可。此種消費行為將會把過高的食物價格打壓下來,同時,挺升的食物價格也會吸引更多人加入生產,增加供給,同樣會壓低價格。

    因此單就對質量較高之食物的新需求,就推導將引起糧食危機?如此推論就太過隨便。IFPRI的那份報告就是太過隨便。

    但我們馬上會有以下的疑惑:

    為什麼供給沒問題,糧價還是飆升?
    有糧食為什麼還是有饑荒?

    未來我會繼續針對這兩個問題,慢慢提出我的看法。

    系列文章:
    糧食危機存在嗎?(一)– 新興的糧食需求?
    糧食危機存在嗎?(二)– 自由市場與價格管制(補充)
    糧食危機存在嗎?(三)–通貨膨脹
    糧食危機(四)–投機客的慈悲與政客的可憎

    新鋼筆入手– LAMY Safari

    我喜歡用鋼筆。不過真的重度使用是工作後的事情。
    但我不喜歡那種動輒上萬元的名筆,像是Montblanc之流的。
    我喜歡的只是鋼筆本身與紙摩擦的觸感,不是一般的原子筆所能提供的「書寫感」。

    剛買了一隻數百元的LAMY Safari筆(EF筆尖)。

    就學生筆來說,德國知名的廠牌LAMY所出的Al Star與Safari系列真的是價廉物美,「性價比」超高!

    底下是這隻筆的開箱照,不過也只有兩張:
    lamy safari
    照片中分別是筆盒與墨水瓶盒

    lamy safari
    另一張從左至右分別是墨水瓶、LAMY Safari鋼筆與吸墨器。

    書寫感覺相當好,筆身也很輕穎,筆身還有個小孔可以觀看存墨量尚有多少。

    如果你也喜歡訴諸書寫本身的好筆,或者想嘗試改用鋼筆,我相信LAMY Safari會是一款廉美的選擇。

    雲端運算猶如銀行?

    李開復,Google大中華區的總裁,在一篇【云中漫步——迎接云计算时代的到来】文中以「銀行存款」之例,講述將資料儲存在Google之類提供雲端運算(Cloud Computing)的廠商會較為安全的論點。

    這樣的譬喻,我認為相當不恰當。

    原因在於資料儲存的本質與存款非常不一樣,不能如此加以類比。

    簡單說,在法律的角度來看,我們到銀行存一筆錢,其實是將錢「借給」了銀行,因此我們取得了一個可以對銀行主張的債權。
    如此一來,銀行要將這筆錢拿去做什麼,我們管不著;銀行賠錢、遭小偷、遇搶匪了,也與我們無關。
    只要我們拿著存款簿或金融卡,到銀行去主張我們的債權,要求提款,銀行就得將我們的債權如數實現(反過來,就是銀行要如數履行其債務)

    甚至台灣有「存款保險制度」:銀行萬一破產了,我們還是有相當額度的保障。

    但,將資料儲存在Google可不是這麼一回事

    首先,這不是個單純的金錢債權債務關係。

    銀行可以隨意將我們存進去的錢,加上其他存款戶的,出借給公司行號或從事投資行為;但我們能允許Google、Yahoo或其他網路服務公司將我們儲存在上面的資料隨意出借他人或任意挪作他們所欲之用途嗎?

    顯然我們都無法接受這類的廠商如此對我們的資料為所欲為吧?

    再者, 今天要是Google被入侵了、資料設備遭破壞了、資料外流了,我們能夠不管嗎?
    我們能說我們沒受到影響?沒有潛在損失嗎?
    更重要的是,Google資料外洩,我們有「資料外洩保險」來對我們加以保障嗎?

    既然都沒有,用存款制度的觀念來描述Google的雲端計算,顯然十分不恰當!

    同樣地,李開復該篇文章中還有許多不恰當的說詞,頂多就是當作商業行銷用語看一看。要認真起來,其實充滿問題。

    「公平、理想主義與其他同樣糟糕的東西」–一篇特別的畢業致詞

    這是作家,P.J. O’Rouke,一場對美國某大學畢業生的致詞。

    他提到幾點給大學畢業生的建議,相當有意思且深富意義。我翻譯我認同的部份如下,並補充一些我的看法:

    1.出去賺大錢

    我們活在一個如此富裕強盛的國度,周遭滿是金錢所能提供的一切舒適、便利甚至安全。然而,卻沒有一個美國的政客、意見領袖或宗教人物會要你「出去賺大錢」;他們反過來只會告訴你「金錢買不到幸福」。
    或許金錢買不到,但是卻租得到!

    誠實賺錢一點也沒有什麼不對。財富並非像比薩 — 我全吃完了,你就只剩比薩盒可以啃。事實不是這樣的。
    在一個自由且有健全財產與法律制度的社會裡,一個人富有了,其他人並不會損失什麼。

    這部份跟最近紐約時報的兩個經濟學家所公佈的一項研究很有關係:越有錢真的會越快樂 (Are Rich People Happier than Poor People?)!
    無論是國家對國家的人民富有與幸福比較,乃至於同一國家內國民的財富與快樂,均是有明顯的正相關。

    同時這篇研究也某種程度的駁斥了過去「富國不一定幸福、窮國不一定悲苦」的那份研究,也間接撼動了「相對富有」的理論。

    從個人與社會的經濟角度,一個有志氣的年輕人認真工作、腳踏實地的邁向富有,對整體社會的貢獻絕對是正面大過負面的!

    放大的整體來說,一整個民族如果都勤奮、努力、重視教育與儲蓄,那這個民族就算多苦難,也總爬得起來。

    在「新國富論」這本書裡面,總觀上下數千年的經濟史,得出來的結論即是:民族性格遠比一個國家有多少自然資源,更能決定該國的財富!

    因此,在不違法、違背道德的情形下,為了錢工作本身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
    許多偽善的批評,本身並站不住腳,也沒有意義!

    繼續閱讀「「公平、理想主義與其他同樣糟糕的東西」–一篇特別的畢業致詞」

    四川災區急需帳篷!

    以下訊息是Google 透過Adsense寄出來的信。從寄信地址看來應該不會是假造的。

    今天早些时候,谷歌接到来自四川震区政府和摄制组的求助信息,由于一直下雨,绵阳北川地区的大量灾民情况非常堪忧,现在急需可以让灾民避雨的60万顶帐篷!根据下午四川政府最新发布的信息,全省急需帐篷总共260万顶!

    借助网络的力量,让更多的人了解灾区的求助信息,协助灾区的同胞最大限度地得到帮助,是我们AdSense小组每一位成员最大的心愿和义不容辞的责任。为此,我们恳请广大发布商在看到这一消息时,请立即在您的网站上帮助发布这一信息,使得我们灾区同胞能够少度过一个冰冷潮湿的夜晚,多一份温暖。

    一个网站的力量有限,联合起来力量无穷。您的帮助和努力对灾区人民是莫大的希望。在此,我们衷心希望所有的发布商和我们联合起来,充分发挥我们手中互联网的力量,为抗震救灾出一份力!

    我们今后还会不断发布来自灾区的求助信息,如果您愿意和我们携手帮助灾区同胞抗震救灾,重建家园,请您注册 Google AdSense 抗震爱心联盟 https://spreadsheets.google.com/a/google.com/viewform?key=psN9iO-vpoNkmBZ20KeBkEQ ,我们会在需要的时候第一时间与您联络。另外,也请您放心,您所提供的联系方式将仅作为抗震救灾联系所有,我们将严格保护您的信息隐私。

    最后,我们对您的帮助表示由衷的敬佩和感谢!

    Google AdSense 小组敬上

    關於四川地震我能做的不多,就透過這篇轉載,希望有能力的人能幫多少是多少囉…
    祝大家都平安快樂